小村端午
作者:林榕庆 来源:云霄新闻中心 时间:2017-05-30 10:41:06

我一直很怀念乡村的端午节。在我们闽南,端午节唤作五月节,一年之中,这是除春节之外村里最热闹的节日。

小时候,我不知道粽子原本是要献给一个叫做屈原的人,还曾经为祭江时的那些粽子可惜。我只知道,粽子是一年当中难得的美食,立夏的面条、五月节的粽子和七月半的糕,都是我们乡下孩童们经常梦见的东西。

五月节临近了,家家户户便包起了粽子,粽叶的香气与葱头油的香气混合在一串串包得十分精巧的粽子里,在滚烫的锅里煮着,蒸汽顺着每家每户的窗门弥漫在村里的每一条小巷,整个村庄开始沉浸在一种特别酥软的氛围之中。这时,孩子们是不会到外面玩的,连放牛娃也都把牛拴起来,胡乱添些草料,而不愿失去在这种时刻呆在家里的机会。孩子们围在奶奶和母亲身边,十分享受地看着她们把包好的粽子放在锅里煮着,闻着粽子的香味,顿时连魂儿都没了。

农历五月一到,村里的男人们的心思便都全在扒龙船上。对于这村里唯一的一项体育竞赛活动,年轻的男人们有着更多的期待——这可是在众人面前特别是姑娘们面前展现自己的最好机会。我的五叔年轻的时候,曾多次做过我们村的龙船头家。五叔的力气大,在村里是公认的,同时他讲话的声音也很大,很有威慑力,村里的后生家们都很服他,他一说要扒龙船,龙船很快就被扛到溪边,溪水也很快就被拦起来。五叔的另一项工作是找对家,比赛总得有对家,我们村的规矩是以三十五岁为界,中年的跟青年的比,连比三天,输的要买烟给赢的一方。

扒龙船是小村端午节的高潮。午后时分,蓝蓝小溪被拦得满满涨涨的,涨起来的溪水把两岸的竹丛淹了一截,竹子仿佛就从水里长出来一样,孩子们光着脚穿着裤衩就在这水中的竹丛中穿梭嬉闹,偶有踩了空掉到溪里的,就干脆游一番再上来。四乡五里的大人们也都聚拢在岸边,只等着为扒船的人呐喊助威。运动员也不是事先都组织好的,凑不够一船就临时在岸上抓几个,按岁数谁该上那一条船都清楚得很,有的去年还在年少的那条船上,今年就该到年长的那条船上了。划桨的、敲锣的、舀水的,一条船二十二三条汉子,舵公是外面请来,戴着斗笠拖着一根大桨站在船尾把方向,头挠一般就是这条船的头家,除了在船掉头的时候要把船头别过来外,还有一项很有趣的任务,就是在比赛前举桨向对方邀请开赛,如果对方的头挠也举桨示意,岸边顿时就喊声震天,比赛开始了,船上的人死命地划水,两条船围着两株离得远远的竹标,绕着圈互相追了起来,锣鼓声、号子声、呐喊声和哗啦啦的划水声混成一片,刹那间,欢乐的小溪把小村古老的韵味流淌在了眼前。

五叔当头挠的时候,仗着年轻气盛,经常故意在很吃亏的时候举挠向对方挑战,博得岸上的一阵阵的喝彩,而年长一方也总不肯占年轻人的便宜,有时候要绕很多圈才等到一个公平的时机开始比赛。后生家的船刚开始的时候追得很凶,年长的船则不急不徐,眼看差一点被追上了,又脱开来,到后面反过来追着年轻人。两只船势均力敌的时候,龙船赛会一直进行到夜里,最后由村里的老人游到溪里把船拦住,宣布今天没输没赢,明天吃饱粽子再来。

前几年,我回到村里参加了这样的一场龙船赛,五叔早就坐到了他以前很想捉着的那条船上了,可他并没当上头挠,他的喊声没有以前的大,小溪也变得比以前更小——时光能改变的东西真的太多了!那一回,我们追上了五叔的那条船。


作者简介:林榕庆,1972年生,福建云霄人,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中文系。福建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曾有书法作品和诗文发表于福建日报、厦门日报、福建文学等报刊。现任云霄县发展和改革局局长。



分享到:0
评论

评论

表 情:
内  容:
今日推荐
热点新闻
  • 关于我们|版权说明|使用帮助|隐私保护|不良信息举报|网站地图
  • Copyright@2016-8-8 Inc 云霄新闻网 版权所有
  • 声明: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链接!本网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你是原创作者并不同意转载,请连联系管理员,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 管理员qq:9090990 风云在天 网站备案/许可证:闽ICP备14009424号-1

    闽公网安备 35062202000121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闽互联网新闻信息备案号(954125212)
  • 主管单位:中共云霄县委宣传部 主办单位:云霄广播电视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