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天砥柱石矾塔》——唐镇河
作者: 来源:云霄新闻中心 时间:2017-04-22 16:17:01

长洋五寨手相牵,飘渺江心一抹烟。持拐仙翁云外立,梁峰耸拔欲擎天。-------石矾塔远眺。这是笔者游览石矾塔时豪情勃发写下的一首诗。

微信图片_20170321111645.jpg

      石矾塔系福建省境内唯一的海中塔,位于云霄县城以东20公里的漳江入海处,矗立在万顷波涛中的小岛礁上,地处云霄县东厦镇长洋村对面。流贯云霄全境的漳江,经县城至佳州汇合成南北两江,闯过石关逶迤入海,两岸南北岐山束腰对峙,俗名"牛相牴",江心有玲珑岛礁兀立,状若笋尖,雄立海天,高达数丈,俗名"石矾",后人建塔在此,起名石矾塔。

     石矾塔始建于清康熙九年(1670年),后倾圮,嘉庆十九年(1814年)重建。塔为密檐式空心塔,通体均用花岗岩条石砌成。塔平面呈八角形,塔基周长22.2米,为简易须弥式塔座。塔通高24.81米,高七层,每层分隔处以条石横铺叠涩出檐,八角各设飞檐。塔内以条石阶作螺旋梯,直通顶层。塔刹为葫芦顶,塔顶屋面条石浮雕覆莲纹。每层都开设拱门,一层设一门朝南;二层开三门;三、四、五层各开四门;六层二门一窗;七层一门向北。第二层门额朝西,置青石镌“斯文永昌”四个大字,两侧分镌“嘉庆十九年八月旦”、“赐进士出身熏赠内阁侍讲、侍读,特授云霄同知薛凝度书”。 “斯文永昌”寓意应为文风永远昌盛,这大概是当时读书人及众乡绅捐资造塔的初衷吧?

微信图片_20170321111649.jpg

    石矾塔的四周遍布巉岩奇石,嶙峋怪异。塔礁被海水环浸,潮涨礁漫可直达塔中。塔右岩壁上有摩崖石刻“健笔凌空”,为清咸丰九年恩科举人、云霄厅山长周情书镌。在通往塔礁的乌丘渡头“苍生待济亭”里,有清光绪八年(1882年)的“郡侯薛、雷公功德碑”一方;另尚存清嘉庆二十年(1815年)由云霄义学山长吴文林、云霄抚民厅同知薛凝度“董成”的《新建石矾塔碑记》等碑刻文物。(有关石矾塔建造经过,《云霄厅志》这样记载。在建塔礁石岛上,原有一天然笋石,犹如“华表捍门”,守护云霄东南门户。是故明代人才辈出,科甲称盛。迨明末清初,郑成功以沿海为抗清基地,曾把石矾做为系船的天然石碇,致使笋石被巨船曳倒,而“震撼粉碎”。因此,风水先生认为云霄地理受到破坏,灵气散而不聚,云邑文风萎靡,实系漳江流水直泻,无回旋余地之故。为弥补缺憾,清康熙九年,云霄溪美人、进士陈天达募款在岛上建一小石塔,但“高不盈丈,低小不称”。清嘉庆十九年,在振衣和尚的倡议下,云霄厅同知薛凝度募金四千七百多圆,当年秋天动工兴建,历时四月竣工。又以余款在漳江北岸石蛇尾渡头建石级十余丈,立“捐金碑记”一通;在漳江南岸湖丘渡头建津亭一座,薛凝度题名“苍生待济”。以此“龟蛇把水口”成为漳江入海处的对应渡口,方便来往游人。石矾塔建成后,清末林镇荆、张纲相继高中进士,被视为建塔兴文效果应和科甲兴盛的征兆。

    遥望石矾塔,它昂然傲立在万顷碧波之中,连绵梁岳烘托出它的文雅俊秀,湖坵炮台映衬出它的神勇威风,在广阔苍茫的天地大舞台,它从容自信,英姿挺拔。光阴荏苒、世事沧桑,不知它护送过多少只出征船帆,观赏过多少回潮涨潮退、日升月落,致敬过多少来自远方的宾朋,没有人数说清楚。它像一位博学睿智的仙翁,将自己修炼成一尊不朽的雕像。为了瞻仰石矾塔的昭人丰采,一个晴朗的夏日,我们从东厦镇长洋村瞻塔亭上船,仿佛奔赴一场期待已久的精神盛宴,向着梦幻的蓬莱岛礁破浪前行。开心的海鸥追随围绕着轮船飞舞,在好奇游人的投喂里,时不时地发出欢叫,碧海、蓝天、洁白的羽翼,交织成一种浪漫的色彩,或许这就是海洋的格调,喜欢旅游探险的人们站在甲板上,任凭阳光海风的爱抚,那些飞扬的长发、裙裾,对着海鸥举起的镜头,抛洒在海面上的食物,一齐欢腾着在海面上起落升降、俯冲盘旋的海鸥,特别是那些红裙绿衣的妙龄少女,尽情的舞蹈、微笑,小鸟依人状俏立船头,信手扬起彩色的丝巾做为自己的背景,在蔚蓝的海面、金色的甲板上留下妩媚多姿的倩影,如此绚丽、逼真的画面让我产生身处梦乡的错觉。茫茫海面,没有边际,飘渺云海间,何处是归程?

      清流摇曳,浮光掠影,轮船缓慢向石矾塔靠拢,绕塔慢行,透过门洞,塔后的天空隐约朦胧。近观石塔,日光下,塔顶屋面的条石依稀可见覆莲纹浮雕。每层石塔都有蛇头状的塔角昂首翘起,它们好像给石塔安插着潜伏待飞的翅膀,使整座石塔展现凌空翱翔身姿,而无呆板静停状态。岁月的浸染,花岗岩逐渐消退洁白的容颜,时光镀烙它斑驳陆离的印记。从南门进去,沿着内壁螺旋式石阶向上攀爬,黝黑色的台阶沾染着潮水的润泽。每至一层,都有花岗岩条石并排铺砌为地面,塔内的石壁因海风吹拂而略带潮湿。从拱门探头远眺,云雾迷茫,远山如黛,近山青紫,俯视脚下,如临百丈悬崖峭壁,不禁两腿颤抖,脑袋旋转,掌心渗汗。海风穿过拱门轻微吹拂,厚重的石壁遮挡夏日的骄阳,时值酷暑却让人觉得清凉舒畅。

      浏览塔内,四周铺满花岗岩石壁,为数众多的花岗岩,是否有人计算过它的数量和面积?横渡汹涌碧波、惊涛骇浪,不管运输材料还是建筑工程都必须遵循潮汐规律,稍微疏忽大意,船只和人员都有搁浅翻覆的危险,想到这里,内心真正佩服先辈工匠的智慧和胆识。塔内的石壁虽然避免阳光直接暴晒和风雨的轮番侵袭,几百年的坚守已使它模糊往日容貌。塔下垒叠三层底座,塔基八角形,最底层浸泡水中,塔基四周,几块零星的礁石散落海中卫护着石塔,海水拍击着礁石,涛声阵阵、低沉悦耳,浪花点缀着塔基和礁石,透明细碎、耀眼悦目。几个身披蓑衣头顶斗笠的渔民驾驶扁舟轻哼小调悠闲地在礁石间拉网,流浪的金枪在网中跳跃穿梭。

     回顾石笋损毁的年代,滚滚漳江浩荡入海,放任不拘、涣散无序,的确令人扼腕嗟叹。庆幸三番五次的修筑七级浮屠,造福桑梓、功德无量。云霄县曾经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而享誉世界。本地诗人以“长洋古渡漳洲路,南海潮声百国商”,来形容当年云霄城的富饶景象。海外交通的发达、开放兼容的社会,带来经济文化的繁荣,造就“石矾塔”奇特壮观的建筑艺术瑰宝。从商贸发达的明清时代开始,数百年来,石矾塔默默地为无数进出漳洲港的中外船舶引航指路;在渔船穿越急流暗礁的时候,它又成为辨识归途方向的航标;当迁徙的候鸟飞越苍茫海面,这座石塔无疑是它们暂时的栖息处和温柔的避风港。以石塔作为航标,也成为世界航海史上的一大奇迹,漳洲海外交通的文化积淀在石矾塔身上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

      访问石塔归来,恰逢大海退潮,三三两两的村民沿着海滩摸渔捉蟹。我们走下盘旋的石阶,抬头放眼,滩涂上遍布大小不一的海螺、贝壳,索性褪掉鞋子,光着脚掌踩在清凉滑润起伏不定的贝壳上,感受天然抚触按摩的舒适,不知它们经受多少磨砺圆润自己的棱角,才肯停泊靠岸,安放自己漂泊的初衷。海水清澈,海底的芳草珊瑚清晰形象、轻舞楚腰。漫步在石矾塔边的海滩上,那些五颜六色的石头如同环佩恰似珠玑叮咚作响。蹲下身子,细看这些晶莹剔透的石头,它们个个清纯天真,玲珑乖巧,让你不忍心触碰。小心翼翼地端捧几颗,放在手掌仔细端详,你会看到圆实润朗的灵石上面,有的布满天然的花纹,有的好像摇曳的海草,有的俨然遒劲的梅枝,有的则像展翅飞翔的鸥鹭,一朵祥云,一片绿叶,一只飞鸟,这些美丽的图案像是在悄悄诉说这里曾经发生的童话故事。

      迎着西天的夕照,抬头仰望那伫立岸边的两棵刺桐鸳鸯树。在明亮的浅色光影中,看到他们头顶象牙凤冠的容貌,显得和蔼而温存、慈祥又生动。在石矾塔南面的长洋村大海边,生长着两棵刺桐树,一棵体态丰满、婀娜多姿,另一棵高大挺拔,雄健刚劲。有时候,看上去就像两个恋人窃窃私语,含情脉脉,当地人形象地称为鸳鸯树或情侣树。它们仿佛守护村庄的忠诚卫士,并列伫立,如影随形,日夜相伴,与右前方瞻塔亭互相呼应。两棵刺桐树采集日月精华、吸纳天地灵气,演绎着陪你到天涯海角,伴你到海枯石烂的浪漫爱情故事。

      人们热爱刺桐树,大都喜欢花朵的艳丽。南国土地升腾的热气培植滋润它血液一样的颜色,如红霞,似火焰,像一只只燃烧的凤凰鸟。刺桐树还有一个别致的名字叫象牙红,那是因为它美丽硕大的花朵状如象牙,翘楚群芳。确实,那一簇簇形似手掌的花朵,颜色鲜红,淋漓长空,远远望去,就像是一串串熟透的红辣椒,迎风舒展成款款红霞。辣椒的热烈,自然催人精神振奋;红霞的娇艳,常常使人迷醉眩晕。怪不得,刺桐花开总让人想起《诗经》里的硕人其颀,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妖娆风姿。也许这正是刺桐树魅力诱人的地方。

      回眸静静伫立在海风中的刺桐树,我闭上眼睛俯耳谛听,似乎听得到他们的窃窃低语,婉转缠绵。那些从南疆北国飘来的祝福,又被传送到天涯海角的情话,久久在耳畔流连、激荡。暮色四合,一眼望不尽的深邃,带着满怀深深的感佩和惆怅离开刺桐鸳鸯树扎根的地方,渐行渐远是我们造访的脚步,历久弥新的是它们不老的传说。

     长洋渔村,一块灵魂休憩的净土,远离尘世的喧嚣。我们投宿的民房正好可以望到海景,窗前帆船点点、粼粼波光,如同一帧定格的静物图。泡一杯清茶,轻斟慢品,斜靠在沙发上尽情发呆,时光竟可以变得这般慢吞吞如同停泊靠岸的渔船。夜晚,窗外是星星点点的霓虹,偶尔有美丽硕大的烟火从天而降。整个村庄给人一种宁静神秘又充满生机的舒适感觉。看够窗外的风景,拉上窗帘,躺在竹床上闭目样神,你会感觉到巨大的海浪轻拍着礁石,整个眠床恍然变成大海中的摇篮,就这样在漫天星光下摇晃着身不由己地驶入梦乡。

    清新惬意的早晨,站在软风徐徐的瞻塔亭前,远眺整个石矾塔海湾,天色浅绿澄明,海湾碧蓝深邃,沙滩纯白洁净,不远处的山丘郁郁葱葱,深青浅黛、粉紫鹅黄,将整个海湾装点得如诗如画。纵览开阔的茫茫海面,此时的宁静与温柔更显得可爱珍贵,难道一座保留原始风情的恬适渔村,一湾遗世独立的碧蓝海滩,就足以抵挡无情光阴的风侵浪噬? 岁月失语,惟石能言。

微信图片_20170321111652.jpg

    刚健挺拔的石矾塔与巍峨俊秀的云霄将军山默契搭配、遥相呼应,一座镇守山岳,一尊雄踞海天,它们与南侧的仙人峰和北侧的梁岳互相辉映衬,共同拱护开漳故郡天然屏幕和灿漫风光。伟岸壮观的石塔犹如南天砥柱,傲立江心,漳南形胜,钟灵毓秀,堪称云霄标志性建筑物和明清时期石构建筑的成功典范而永垂青史。


分享到:0
评论

评论

表 情:
内  容:
今日推荐
热点新闻
  • 关于我们|版权说明|使用帮助|隐私保护|不良信息举报|网站地图
  • Copyright@2016-8-8 Inc 云霄新闻网 版权所有
  • 声明: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链接!本网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你是原创作者并不同意转载,请连联系管理员,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 管理员qq:9090990 风云在天 网站备案/许可证:闽ICP备14009424号-1

    闽公网安备 35062202000121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闽互联网新闻信息备案号(954125212)
  • 主管单位:中共云霄县委宣传部 主办单位:云霄广播电视新闻中心